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123m网页大全 >

958444b.com策划:龚建平好“冤”!


发布日期:2019-10-16 00:18   来源:未知   阅读:

  2004年7月11日上午,因受贿罪被判10年有期徒刑的前国际级裁判员龚建平在北京304医院因白血病离世。中国足坛的第一个“黑哨”,尚没有机会去赎还十年的罪行,就撇下了妻子和女儿,一个人走了。他,只有44岁。41岁那年,他才正式成为国际级裁判。龚建平家人将他的灵堂设在家里的小客厅内,来祭奠的人很少。面带微笑的遗照旁是两个亲戚送来的花篮,三名龚建平早期的学生在帮忙。龚建平的妻子索老师心力憔悴,由几名亲友陪伴着躺在房间里休息。7年后的今天,零下20度的铁岭继续着对中国足球丑恶的审判,杨一民、张建强、陆俊、黄俊杰、杨一民、万大雪……中国足球从高层到裁判,从俱乐部到球员,还有多少背后的秘密没有被揭开?触目惊心的背后,离去已久的龚建平会不会在另一个世界冷笑?

  1960年,龚建平生于北京,1982年开始从事足球裁判工作。2001年,他被中国足协推选为国际级裁判,随后调入母校首都体育师范大学任教。2002年3月,龚建平以涉嫌商业贿赂被逮捕,4月被正式逮捕。2003年1月29日,龚建平因2000年至2001年间在受中国足球协会指派担任全国足球甲级队A、B组主裁判员职务期间,先后9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7万元,最终被以商业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尽管龚建平及其家属提出上诉,但最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2003年3月28日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龚建平也成为中国足球史上因“黑哨”事件被判刑的第一人。然而就在法院终审裁定后的第472天,龚建平因白血病离世。

  据媒体报道,监狱的生活,给龚建平的思想造成极大的震动。其间他的女儿正面临高考,社会的压力和媒体的干扰让他的家人痛苦不堪,龚建平感到极其内疚。可能是心理压力过大,龚建平入狱后身体状况急剧下降,服刑期间曾在狱中三次重度昏迷,每次都是经过紧急抢救后才恢复。2003年底,龚建平保外就医,后因无法支付巨额医疗费而回到家中。当时医院的趁断是重度肺部感染,而且心脏等器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衰竭现象。直到他去世前一个月才被304医院确趁为白血病,去世前两周病情开始恶化。

  七年前,龚建平灵堂前“人垂泪天降雨天人共悲旷世奇案皆知晓”的挽联、追悼会上龚建平妻子索玉华“我会为你报仇”的哭喊,在中国足球这个最寒冷的冬天带来了另外一种震撼。龚建平已经离世7年了。这个被冠以中国足坛第一黑哨的裁判,成为了当年唯一的罪人。龚建平一个人背负了整个行业的黑暗。还有多少人逍遥法外?37万,10年有期徒刑,这是当时有据可查世界上关于裁判受贿的最高量刑。而在当时“无法可依”的情况下,重罚龚建平在司法界同样没有得到认可。但是最终法律给出了这样的制裁。时至今日,外界对于这次处罚也争议颇多,龚建平绝非当初最黑的裁判,他的入狱到离世在很多人看来时他“过于老实了”……

  时间回到2001年,时任中国足协掌门人阎世铎在“一切服从服务于世界杯”的精神指引下,利用体育总局的支持力排众议,调整联赛赛制:甲A只升不降,次年不升不降。为抓住最后升级机会,甲B最后两轮关键赛中浙江绿城、成都五牛、长春亚泰、江苏舜天、四川绵阳严重涉嫌打假球,四川德比的11比2和亚泰绿城的联合排演让全国震惊,最终五队受到中国足协严惩,这就是著名的“甲B五鼠”事件。

  随后2001年12月11日,进入足坛才8个多月的吉利在广州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出足坛。14日,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和俱乐部总经理桂生悦到杭州,和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宋卫平一起联合召开了“浙江足球媒体见面会”。在自曝“污点”的同时,批评矛头直指中国足坛的管理者中国足协。他们认为是中国足坛大环境的“黑”,迫使他们不得不参与那些黑色交易,假球、黑哨确实已经到了不整治不行的地步。图为: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接受采访。

  12月21日,宋卫平向前来调查的中国足协有关负责人拿出了一封“黑哨裁判”的忏悔信,这封署名为“一个还有良知的裁判”,落款时间为“2001年12月17日”。宋卫平称,这个裁判已将从中间人处收到的4万元钱如数退还给绿城。26日,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向新闻界公布了一封“黑哨”裁判的忏悔信,将绿城、吉利联手引爆“足坛黑幕”事件又推进了一步。后来有人推测,写信的是就是龚建平。自白书中说道,当时收钱也是完全和自己的做人准则相违背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初衷,是环境逼迫自己不得不这么做。现在我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把钱退还给俱乐部,希望这样能减轻自己的罪过。这成了中国足坛“反黑”行动扩大化的催化剂。图为:2003年1月28日晚,陈培德(左)与宋卫平看中国国奥队和丹麦国奥队的比赛

  2002年1月5日,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阎世铎在北京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中国足协对一些涉嫌“黑哨”裁判的调查取得突破,已有裁判承认“自己过去做错了事”。阎世铎甚至发出了“杀无赦,斩立决”的豪言壮语。图为:陆俊与大连主帅科萨。

  2002年1月7日,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宋卫平把在去年甲B联赛执法中涉嫌收受该俱乐部“黑钱”的裁判名单交给了新华社记者。新华社通过有关渠道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2002年1月23日,阎世铎在北京召开的通气会上说,中国足协打击“黑哨”从不手软,并称黑哨调查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足坛存在的腐败现象触目惊心。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南勇在通气会上说:“凡是能够主动向中国足协讲清问题、退回收受俱乐部钱款、检查深刻的裁判,足协将不予曝光并继续使用他们。”图为:阎世铎、南勇督战国家队。

  据媒体报道,2002年,“黑哨”龚建平入狱的那场打黑风暴中,当时50多名裁判员交代的问题相当严重,金额总数超过了2000万元,也有说法是超过了3000万元。但高喊司法介入的足协高层最终还是没能顶住压力,而是履行自己“只要交代问题,中国足协既往不咎”的承诺。留给公众的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北京籍足球国际级裁判龚建平成为唯一一位被司法机关逮捕并判刑的足球裁判。而中国足协内部处理了17名边裁,陈培德后来在回忆录中感叹,“一只‘替罪羊’和17个内部处理,这就是为时两年的轰轰烈烈的足坛打假扫黑最后结局。至高无上的法律,再一次在人治面前退却了。”图为:裁判在警察保护下退场。

  中国足协姑息养奸的做法并未让联赛中的争议判罚有所减少,更不可能让黑哨的疯狂表演有所收敛。逃过第一次反黑风暴的黑哨们很快卷土重来、变本加厉。俱乐部是“黑哨”的需求者。贿赂裁判,这是俱乐部公开的秘密,只不过俱乐部把它称为“做(裁判)工作”。足协“内部处理”,实际上成了变相保护,更是让裁判们有恃无恐,从此,某些球员、教练、裁判、官员,乃至某些投资人、经理人,陷在黑金足球里不能自拔。国家体育总局纪检组长吴齐此前在谈到目前的足坛反腐打黑工作时指出:从2000年开始就有赌球集团介入中国,2004到2006年是恶性发展时期。也就是说,中国足球发展,正是在2002年中国足协姑息养奸式的反黑工作之后,这是如何的讽刺!图为:某球队老板手持现金站在场边。

  其实就在龚建平离世后,“扫黑先锋”前浙江省体育局局长陈培德态度耐人寻味:“龚建平绝不应该是第一个受到法律制裁的裁判。更不应该是唯一一个受法律制裁的裁判。这个事件最大的遗憾就是当时机会那么好,全国媒体都动了起来,形成这么大的威慑力,这些裁判准备交代问题,而且有些人已经交代了。但是因为很难说清楚的原因,只判了一个龚建平,最后就不了了之了。我对体育反腐败局面非常缺乏信心,而且一度绝望。”图为:龚建平生前执法比赛。

  据悉在当时宋卫平交出的8人裁判名单中,就包括了此次反赌扫黑风暴中受审的陆俊、周伟新。龚建平被抓之时,曾有传说陆俊对此颇为震惊,之言“龚建平”远不如自己黑。图为:陆俊夫妇手捧奖杯合影

  公安机关在2001年掀起的那场反赌风暴中最终带走了龚建平,他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涉及的任何其他人,最终都没有出现在法庭中…包括相关涉及的行贿人,最终都没有被提起公诉。龚建平的受贿案成了没有行贿人的天贿。甚至连在法庭上被认定与龚建平一起分赃1万和5000元的两个边裁也没有受到任何制裁,所有的一切在龚建平身上结束了。

  陆俊们,继续当起了他的好父亲、好丈夫、好儿子,继续演绎着他们“好裁判”的角色。

  注定的是,中国足坛的“黑金足球”并没有因为龚建平的被捕、离世而终结。足坛扫黑直到龚建平事件发生的近10年后才开始新一轮审判,当初逃脱的一些人,当初逃脱的很多人终于进了监狱,而曾经导致2004年发生国安罢赛事件的裁判周伟新在法律面前、在审判机关和确凿的证据面前忏悔、认罪了。图为:周伟新在2004年10月2日执法京沈之战。

  2004年10月2日,北京现代队因不满周伟新判罚上演中国足坛首次“罢赛事件”。北京现代客战沈阳金德,担任主裁判的周伟新判给金德一粒莫须有的点球,最终导致国安罢赛。比赛在中断12分28秒之后,周伟新宣布比赛结束,这也是中国职业化联赛以来首例提前结束比赛事件。图为:现代罢赛球员离场。

  在现代球员退场后,秦朝的中央机构是什么?kj02开奖直播。场面相当混乱,不断有现代队官员、球员与比赛监督樊靖文、当值主裁周伟新争执。还有3人拿着手机与北京有关方面通话,其中最显眼的,是杨祖武。杨祖武当时打电话给在足协值班的联赛部主任郎效农,两人通线分钟,郎效农事后叙述了杨祖武在电话中的几段话。“裁判这样吹哨我们没法踢了!”“我们打是输,不打也是输!”“不管了!”从电话那边嘈杂的说话声中,郎效农隐约听到有人对杨祖武嚷道:“老板不让踢了!”

  在罢赛事件发生后,中国足协公布对北京现代队罢赛事件的处罚决定,北京现代队在10月2日同沈阳的比赛被判0-3失利,此外进行了扣除联赛积分3分和俱乐部罚款的处罚,俱乐部总经理杨祖武被禁赛至年底,当值主裁周伟新也被停止本赛季后八轮执法资格。

  回想起当时国安罢赛一幕,颇为讽刺的是,当周伟新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音之后,沈阳金德方面倒是比赛平静。董事长张澎面色沉静地告诉记者:“看看吧,北京现代是什么样子,你们记者一定要好好写一写。”俱乐部总经理何兵也说:“太过分了吧,这还哪象个正规球队的样子,即使对判罚不满也可以在赛后采取申诉的方式吧,·7月1日意大利Polimeri公司聚苯乙烯装置停车!现在这样算什么?我们也对判我们的点球不满,但还不是服从了裁判的判罚。”俱乐部副总刘宏也表示:“他们做得有些过了头,可能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足协方面一定会对他们有相应的处罚的。”图为:国安罢赛事件发生后,金德官员表情。

  据周伟新在此次庭审时交代,沈阳金德方面领队兼助理教练刘宏,在赛前与自己进行了“沟通”,并承诺球队一旦赢球将有所表示。所以在当时的比赛中,周伟新在比赛最后时段判给了主队一个点球(赛后经鉴定,周伟新的点球判罚是错判),周伟新在赛后受到了足协停赛八场,但根据赛季设定,判定沈阳金德3-0北京国安(因北京国安罢赛),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杨祖武被足协禁赛至2004年底。而周伟新则在赛后收到了沈阳金德方面的“表示”,足有20万之多。

  最终,“国安罢赛”事件引发了随后中国足坛历史上著名的“G7革命”。北京国安罢赛后,大连实德投资人徐明联手上海中远、青岛颐中、深圳健力宝、四川冠城、北京国安、辽宁队,发动以“政企分开、管办分离”为主要目标的足球改革,这也是中国足协组建职业联赛以来面临最大的一次危机。图为:G7联盟各俱乐部投资人、老总。

  2004年10月18日,国安俱乐部总经理杨祖武在中超联赛委员会全体会议上表示:中国足协必须向全国球迷道歉!随后,10月24日,大连实德由于在与沈阳金德的比赛中不满判罚导致比赛中断35分钟。10月26日,中国足协宣布2004年中超联赛暂停降级。一天后,中国足协对大连实德俱乐部处以罚款人民币30万元;判连沈之战大连实德队0比3告负,同时扣除积分6分的处罚。图为:2004年10月24日,中超第17轮大连实德主场2-2沈阳金德。实德队员罢赛。

  此后,G7联盟虽然也曾经尝试发起二次革命,但终究未能再造成重大影响。958444b.com。G7联盟被“和平”。2005年2月,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阎世铎“下课”调离足协,出任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任局长、党委副书记。而曾任总局群体司司长、田管中心主任以及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国家体育总局科研所党委书记的谢亚龙接替阎世铎,出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党委副书记。

  谢亚龙在足协的任期持续到2008年9月9日,短短三年时间里,中国足球变得一片狼藉。在谢亚龙当政的三年时间里,中国女足频繁换帅,结果成绩不但没有起色,反而开始沦为亚洲二流球队。三年六换帅,中国女足的人员打法毫无延续性。图为:2007年7月10日,女足四国赛决赛,中国1-0击败墨西哥,夺得冠军。谢亚龙和队员合影

  男足方面,由于谢亚龙手握“奥运至上”的尚方宝剑,为了在奥运会上取得突破,中国足协请来了塞尔维亚人杜伊科维奇担任国奥主帅。谢亚龙在此次接受庭审时承认了自己曾操纵国字号的选帅事宜,接受了杜伊的中方经纪人送出的5万元人民币。他表示,对方曾希望自己能够“以后多帮助他,多合作”。不过,在奥运会开幕前3天,谢亚龙做出了一个最疯狂的举动:拿下杜伊!殷铁生出任国奥主帅,杜伊成为技术顾问。临阵换帅的国奥队在奥运会上没有给球迷带来惊喜,除了收获了1个创造中国男足历史的进球外,国奥队得表现可以说一无是处。

  而2007年的男足亚洲杯,在打平就出线的魔咒下,小组赛最后一战,中国队0比3完败乌兹别克斯坦,27年来首次小组赛即遭淘汰。2007年底,在世界杯预选赛20强赛分组抽签上,中国队进入了“死亡之组”。为了北京奥运会,中国足协放弃了世界杯。在20强赛上,国足在开局三连平后,接连在主场输给卡塔尔和伊拉克,提前一轮被淘汰。虽然最后一场比赛客场战胜了澳大利亚,但却无法改变小组垫底的命运。这与2001年国足冲击世界杯成功形成鲜明反差。图为:阎世铎、王俊生庆祝国足冲击世界杯。

  不过,谢亚龙的接任者——曾在2001年作为代表团团长率中国足球队参加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并成功冲击世界杯的南勇也未能逃脱“黑金足球”的魔掌。在2000年签下神奇教练米卢的南勇在2010年3月1日因操纵足球比赛涉嫌收受贿赂犯罪,被依法逮捕。较为讽刺的是,南勇在被捕之前受访时还指着电视屏幕上尤可为等人身穿囚服的画面,痛心疾首地说,“就是这些人搞坏了中国足球!”南勇交代,其在任时涉嫌操纵了沈阳海狮客场与延边敖东的比赛,并从中受贿20万。

  与南勇在本次反赌风暴中一同被公安机关带走的还有另一位足协专职副主席杨一民、国家队领队蔚少辉。杨一民供称,他曾接受原江苏舜天总经理潘强1万美元的贿赂,在体能测试中徇私舞弊。蔚少辉交代,其在任期间收受了阎峰等球员的贿金、财物。

  回顾近10年的中国足坛,在谢亚龙、南勇、杨一民、张建强们当政下的中国足坛,发生了多少次与裁判有关的著名事件?2009年全运会,何志彪遭天津球员追打;自2004年以来被中国足协裁委会当做重点培养对象的万大雪多少次被俱乐部痛斥、投诉;黄俊杰在2009赛季两次与球员、教练在球场上对骂……

  直到这一次的反赌审判,直到周伟新、黄俊杰们被送上审判席,才牵扯出种种黑金足球圈中不为人知的内幕,才又有了何志彪、陈红辉、赵亮这三位受贿裁判被牵扯出。图为:左三为万大雪。

  龚建平只是一个时代的弃儿,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为整个中国足坛背了黑锅。龚建平的“冤”,不在于他因为收受贿赂入狱,而是面对千疮百孔的中国足球,他的死并没有让中国足球回到正轨,没有让那些“大鱼”、“小鱼”彻底消失,而是在近10年的时间内,为中国足协姑息养奸埋下了伏笔。

  今天,被带上审判席的人已经是中国足坛黑金足球中的全部涉案人吗?所有涉案俱乐部都已经被曝光了吗?南勇、杨一民、谢亚龙们已经是最后的大鱼了么?上海申花一战中消失的480万又去了哪里?现在被揭开的金额数次所谓“触目惊心”就是全部吗?是的,这不应该是结束……龚建平很“冤”,当这次中国足坛反赌风暴落幕的时候,希望不会再出现另一个“冤死”的龚建平,别再出现“替罪羊”……

5495.com铁算盘论坛  |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   123m网页大全  |   香港精特马诗句4887us  |   铁算盘400500  |   555020.com  |   www.597211.com  |  


Power by DedeCms